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友平 > 重庆地下党市委两个正副书记轻松叛变和今日贪官

重庆地下党市委两个正副书记轻松叛变和今日贪官

中共七大代表,川东临时工委副书记兼川东地下工委书记涂孝文、重庆市委正副书记的刘国定、冉益智,如此高级别的领导人叛变,可谓是在地下党历史上少见的现象,导致重庆及四川地下党遭到大破坏,又引出一系列叛变事件,先后叛变的还有李文祥(重庆市城区区委书记)、在总共叛变的12人中,领导干部占了一半。正是由于这样一些领导干部的叛变,才造成了重庆以至四川地下党组织的大破坏,也才促使当年狱中难友们集体形成的给党组织的七条意见中,第一条就提出要“防止领导成员腐化”,这确是“血泪的嘱托”。如果这帮家伙活在今天当上贪官那可应该是无疑了。小说《红岩》中,人们见到了陈然、许晓轩、许健业、刘国鋕、江竹筠等众多坚强无畏的英雄,也见到了一个卑鄙的叛徒甫志高(冉益智)。然而,从解密的文件来看,当时重庆的中共地下组织遭到大规模严重破坏的真正原因,并非一个“中层干部” 甫志高叛变那么简单,造成重大损失的叛变者,竟然是时任重庆市委正副书记的刘国定、冉益智,如此高级别的领导人叛变,其破坏力之大可以想像。

    然而,最发人深省的是,比刘国定、冉益智职务低很多的一般地下工作者们所表现出来的对共产主义信念的坚持,对共产党组织的忠诚,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比如,据讲述,军统特务在审讯张长鳌、尚承文烈士的时候,两人就是不招,最后敌人性急起来用电刑来折磨他们,两个人被打得浑身抽搐,据档案资料记载,两人抽搐得身体都开始缩小了,但仍然咬紧牙关不说,这时特务凶残地操起旁边的一个十字镐,把两个人的头给劈开了。陈然烈士的诗词: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
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麽?
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
魔鬼的宫
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
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再比如,资产阶级豪门望族出身的党员刘国鋕,受到严刑拷打仍不投降。其兄从香港赶来贿赂特务头子徐远举,空白支票任徐填写,条件是刘国鋕在“投降书”上签名就可以走人。刘兄已经跪下求其弟,“保住性命,出去干什么都可以”,然而其弟“一句话没说,只是看着我,两行热泪摇头坚决不投降,仰着头流着热泪,坚定地摇头”。刘国鋕在被叫出牢房的时候,豪迈无比地说:“不忙,等老子写首诗再走!”被押往松林坡刑场的途中,他始终高呼口号,骂不绝口,被激怒的特务们残忍地用刺刀割下他的嘴唇。

    而两个正副书记的叛变,却“轻松”得多,据讲述,“冉益智是捉了以后拿被子把头上一蒙,后来给几个嘴巴就叛变了……我没有想到冉益智会叛变。而且冉益智是一接触特务马上叛变,这个人,所以人不可以貌相”。冉益智上午被捕,下午叛变,出卖大批革命同志,被国民党军统授予中校专员。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解放后,冉益智还主动到共产党脱线同志联络处去报道,准备分享中国革命的果实,又想当“领导”了!当然其计谋被识破,1951年,法院判决冉益智死刑。在被枪毙前,冉益智在最后留言中要求“将尸体弃之荒郊,与草木同腐”。

    鉴于如此惨重的代价,当反动政权崩溃在即,开始屠杀一个又一个共产党人的时候,监狱中的党员们开始认真地思考,党应当如何能够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党员如何才能够坚强、廉洁。狱中同志集思广益,总结了他们认为党组织要认真吸取的地下斗争时期的经验、教训,幸存者罗广斌按照回忆写出的“狱中情况报告”将其概括为“狱中八条意见”,称之为“为新中国留下的沉重希望”,八条敬录如下:

    一、防止领导成员腐化;

    二、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

    三、不要理想主义,对上级也不要迷信;

    四、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右跳到“左”;

    五、切勿轻视敌人;

    六、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七、严格进行整党整风;

    八、惩办叛徒特务。 

   烈士们在1949年时生命即将结束的那个时刻,以他们用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经验教训给后人留下了极为精准的预言,从中,人们读到了“防止高级领导成员的腐化”、“加强党内教育”、“对上级领导也不要迷信”、“注意路线问题”、“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生活作风”、“严格整党整风”这样的警示,而在这警示中,人们除了敬佩烈士们对共产主义信念的忠贞和无比珍惜爱护之外,还敬佩于他们的感知力和穿透力。

  烈士们明明知道,国家将要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体系,为什么还如此强烈地强调“路线问题”、“整党整风”这样的极富“斗争”性的概念呢,恐怕因为他们已经预见到,在Communist Party夺取政权之后,会有一些投机分子、腐化堕落分子,借机实现自己的个人欲望和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按照渣滓洞纪念馆馆长的理解,就是“那么从他们叛变的情况下,功利是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说当自己参加革命的目的,是为了一种获得,为了一种得到,在这方面是一个共同的特点,所以当这种东西一旦要毁灭,这个理想和长期的一种追求,在他们面前变不成现实的时候,他们就考虑绝对自己的生存的问题,绝对自己生存问题。那么这一点是他们的一个共同点。也可以说在以前他没有完全暴露出来一些在骨子里边沉淀的一些私里的东西”。      

烈士警句言犹在耳,烈士遗愿能否永恒? 烈士们在60年前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把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经验教训留给后人。烈士们深刻体会到,在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不免会有个别投机分子混入党的队伍、侵蚀党的肌体,不免会有个别人在个人利益与人民利益冲突的关键时刻背叛党的宗旨,从而损害烈士们为之牺牲生命的那个壮丽事业。

    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支撑着红岩烈士们走到了最后,他们在酷刑和屠杀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坚贞和英勇,足以让后人铭记千古。60年过去了,烈士们音容宛在、警语犹存,在他们面前,目前的大小贪官们应该怎么处理?后人应当如何告慰他们?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