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友平 > 综合性医学诊断

综合性医学诊断

 

综合性医学诊断(comprehensive medical diagnosis)的感念——疾病和人格的双重诊断。在这个方案中,更为个人和隐私的特征被划在界限以下,而躯体症状在界限以上,环境因素则沿着界限记录,处在中立区,所以个人的隐私资料是最难引出的。对于这一类的资料最好采用低度操纵、以患者为中心的模式来引出。通常需要多次就诊,当医生得到患者的充分信任后,才可能使患者同你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罪恶和不安。医生必须知道患者是哪种类型的人?患者对治疗建议将会作何反应?他是否会依从医嘱?他是否可以信赖?他是否会回来做必须的检查和治疗?他是否可能有心理上的失代偿?如何改变?伴有忧郁?狂躁行为?精神病?蓄意否认?

   对患者的言语和非语言行为都要保持敏感。衣着、面部表情、语调和音调变化、姿势和身体活动都可以有启示作用。要注意一些表现出的、讨论资料方面的暗示,有时很敏感。有些患者会“走到界限以下”,提出一些敏感的话题,比如工作或婚姻不和等问题。你可以慎重的接着话茬,同时观察患者有无不安的征象和想要转换话题。如果患者拒绝继续讨论下去,不妨暂且默记于心,以后再寻找更合适的时机探讨这个问题。

    我们设想一下,一个和中年律师向你咨询有关  性发作的问题,而且提到了过度饮酒。你可能会问,“你喝酒多长时间了?你是一个人喝,还是和别人一起喝?饮酒是否影响了你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注意患者答非所问或回避性的回答。在敏感的问题上不要过早地集中到主题上,不要咄咄逼人。

   有些患者在问诊谈话时会有情绪波动。通常在面谈中会突然自发的叹息、喉中哽咽和哭泣。让患者表达他们的情感,要感情移入。不要表现的冷漠无情或漠不关心,在患者没有机会表达情感之前,不要转换话题。从你对患者情绪处理所展示的举动中,患者可以感受到你对他们是关心和体贴,还是缺乏同情。

   在正式的病史采集完成之后,当患者脱衣服准备查体的时候,神经科医生应当在脑子里按次序列出一串儿有可能的主要的鉴别诊断。这时就到了计划体格检查的时间了。



推荐 8